牡羊的悲歌

 

楊宗緯是最近大家都在談論的熱門新聞人物,就連記者來採訪我的住家時,都免不了挾帶一下,要我談談他,因為基本宮的楊宗緯,說話實在太模糊,語意曖昧到連記者都有聽沒有懂,所以新聞寫歸寫,私下還是忍不住對這個「行事完全不在行規內」的,爆紅的大男孩感到好奇,要我聊聊他。

說真的,我一直很關注他的新聞,不只他很熱門而已,而是他的歌聲實在讓我太有感覺,第一次聽他歌聲是網路上的影音片段,聽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﹑眼框含淚…不誇張,就是這麼感動,當下也就迷上他的聲音了。那時我像個追星一族,跟每個準時收看比賽的觀眾一樣,幫他一起把收視率衝高,為一個追夢的男孩可以這樣穩穩地航向他的夢想感到高興,享受著他一首又一首重新詮釋歌曲的情感…。

然後他開始紅到不行,大家談論他,報紙刊登他,看著新聞記者一窩蜂追逐挖掘,我這個過來人也暗暗替他心慌,但看他每個問題都回答得四平八穩,又開心地替他鬆口氣。總之,那一段時間,我跟大家一樣心情都跟著他起伏,期待他一路順遂,他的成功彷彿在告訴我們,在這低迷的時代,只要有真心,依然會有奇蹟…。

然後,一切開始變調了。

 

負面新聞剛開始出現的時候,大家還半信半疑,因為這幾乎是演藝圈的常態,只要人紅各式爆料就會層出不窮,似真似假,但大家還沈浸在他歌聲的美好裡,所以沒影響他的民氣;謊報的年齡﹑大學時代的傳言,都可被原諒;哪個年輕人沒有過去?誰沒有一時糊塗?何況還可能是忌妒者造假,為了這些「小問題」就不再給他機會了那也太嚴苛了,讓我們繼續用最真誠的心祈禱他夢想成真。當然成人如我,則略有清醒,開始觀察他的言行,心裡想著:真特別啊這個年輕人,不管是真是假,也真虧他做得出這麼多「特殊的決定」,一般人叛逆總有限度,他行為還真如長相一般奇特…。然後也注意到,楊宗緯與曾PK他的蕭敬騰一樣都是牡羊座,兩個爆紅的牡羊男孩…,不約而同在2007展開了他們即將分歧得越來越遠的奇異夢幻之旅…。

 

初時楊宗緯順利在星光幫裡露臉並計畫出片,我注意到這當中並不包含蕭敬騰,還在想著:哎呀蕭敬騰歌聲也甚好,怎麼沒被關照呢?殊不知這正是兩隻牡羊命運不同的起點,被如此關注(或「關住」)的楊宗緯於是揭開悲歌的序曲,因為太被「關住」,全副力氣都用在「抵抗」上,不管是華妍唱片或是許安進先生或圈子裡不成文的黑暗勢力,都成了他反抗的對象,導致出片遙遙無期人氣下滑。反而不須花力氣去「對抗」什麼的蕭敬騰,得到了與張惠妹對唱的機會,此時此刻,電視上處處聽得到他的歌聲,楊宗緯也說羨幕他…。

 

怎麼會這樣呢?悲喜扭轉的關鍵點究竟在哪裡?


打從一開始,我就知道楊宗緯在反抗,雖然不知道他在反抗什麼,但從他老有與眾不同的單獨行動就可看出端倪,也許不便說或不想說或不能說,誰知道?但這段看不懂行為﹑又聽不到魔力歌聲的期間,他爆紅的民氣正迅速消耗。楊宗緯像個任性的賭徒,豪賭著他的夢想;籌碼是他的民氣,對象是演藝圈的機制,勝負的關鍵則是…會在民氣消失前賭贏還是賭輸?

 

其實在他決定對賭的那一刻,喜劇已註定扭轉成悲劇。

每一個領域,都有那領域的「規矩」,懂規矩的便能安然生存,不懂規矩的註定「莫名其妙地失敗」,因為一定會踏到地雷。而且就算有人警告他,不懂規矩的人也一定聽不懂,畢竟,一但活在自以為可以改變規則的自負裡時,終不會受領域支持,不被支持的話,除了被放棄沒有別的下場,奢談改變。

其實在記者注意到他「很會回答問題」時,就一步步把他推向毀滅。畢竟當印象形成而他卻依然不改基本宮的特色:模糊,又沒有人保護他時(咳咳~~不幸地,他反抗的正是所謂的保護者,保護者的爭議正是他必然悲劇的所在),記者的報導便會一逕往「油滑」方向前進,這對他一點好處也沒有,因為大部分的籌碼必然在此時流失。而這段時間又正好是大家急於知道真相﹑好找理由繼續支持他的關鍵時刻,牡羊男卻邊不置可否,邊高調出遊香港,任經紀人在台灣這邊單獨跳腳演出無奈的戲碼…,劇情至此已經使觀眾開始不解了,歌聲與外貌看起來如此誠懇的小子,難道當初大家對他的好印象是一場誤會?難道真如報導所述,是個行為油滑滿口謊言的大頭症患者?

說真的,我一邊隨著大眾漸漸對他的新聞生膩(一來太一窩蜂﹑二來我真的很不忍見他一點一滴被毀掉),一邊暗暗祈禱他可以快點轉變思惟,事已至此,不要再花力氣反抗規則了,除非他不想唱。沒有人會真的害他,因為毀掉的楊宗緯何來商機?這原則再簡單不過。大家搶著簽他是福氣,受祝福更可使他一躍而上枝頭,至於合約背後的枝枝節節,關係又是如何牽連廣泛,老實說大家都霧裡看花,總之能擺平就快擺平,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被過度關注的人,何苦當烈士?彎轉得再多能到終點就好,快點出片將歌聲與感情放送出去,大家對他的喜愛都將會是他個人私有,至於利益如何分配,是否有強迫嫌疑等等,老實說不在意錢的他保住舞台最重要,新人本來就弱勢,因為新人得靠團隊經營,團隊也是要成本的,越新的人成本越高,限制也越多,這就是規矩。在眾目睽睽下,他已經比一般新人更受呵護了,何必「抵死不從」?等夢想成真之後,不就可以愛幹嘛就幹嘛,為何要用肉身去抵擋這個圈子的規則呢?


當他這方擬的合約內文被清楚公佈時,我知道奇蹟終將消失,付諸流水了,當楊宗緯的「對抗」已經從「隱性單挑」變「顯性雙打」,當演藝圈這個機制裡的人都不再保護他時,牡羊男雖然終於說了個清楚,但一切為時已晚,關鍵的時間點他沒說清楚保住形象更沒投降,未來又有官司纏身,連放送歌聲幫自己爭取加分的舞台都將不在,楊宗緯就這樣消失不是不可能的事啊。

 

當然牡羊男孩可以挺直腰桿說他要準備國家考試(好一個「寧為玉碎不為瓦全」…)除了讚他一聲很有骨氣之外我真的不知該說什麼。歌迷的心正破碎,在說不出來的五味雜陳中,一切都飄離得越來越遠…。

這真是一首標準的牡羊悲歌,我忍不住要為他一掬同情之淚了。


牡羊是基本宮,記得我在書裡有告訴大家,基本宮不喜歡把話說死的感覺,所以給人模糊曖昧的印象;還提到不要逼迫一個基本宮,來硬的基本宮將比你更硬…。這一切都在楊宗緯身上應驗了。表面上他都說很尊重上面的安排,但私下他用行動表明心跡,不願就範或自認合約尚未生效,就不接電話﹑脫隊行動,過程不啻在賞經紀人好幾巴掌(人家怎麼說都有面子要顧),這簡直等於明顯挑釁,這樣做聰明嗎?

 

當然究其根本,基本宮必然有其反抗的原因,很簡單,因為他們覺得自己「被強迫」了,慢熱的基本宮需要的是商量,討厭被要脅的感覺,一點點都不行,得不到他認同的也不行,問題是他認同的標準在哪裡?

我不禁想到我認識的一個牡羊男,他很天真,但也製造了讓家人痛苦的地獄,至今仍不知該責備他還是該憐他?簡直是楊宗緯的翻版。這個牡羊男有著過人的設計才華和銷售能力,在因緣際會下,他自立門戶與品牌,並迅速走紅,業績與名聲可說風光一時。被爆紅沖昏頭的他野心很大,一心拓展他的事業,但因白手起家資金本來就比較窘迫,加上賺的錢又全數投入拓張,沒有後備資金的他在銀行貸款遲滯﹑又需金孔急的當下,竟動了去跟地下錢莊借錢的念頭,他很天真,以為借一下﹑支票兌現或貸款核准就可以還掉(哪個借錢的人不是這樣想?)。偏偏運氣不好貸款硬是下不來,就這樣,地下錢莊的欠款越滾越大,頂不住的他被迫要賣掉辛苦建立的品牌,就在這時財團開出三成價願意收購,他卻認為財團趁火打劫,所以抵死不從(又是「寧為玉碎不為瓦全」),拼著倒閉去跟財團對抗,想當然爾,這位有為青年的公司終於在等不到高價又沒法營運的情況下倒了,最後連三成的價值都沒了,公司也收了,欠地下錢莊的錢…當然也沒法還,地下錢莊不放過他,於是他又挺身跟地下錢莊打起官司,到現在還沒完沒了中,全家飽受驚嚇與騷擾…。

 

牡羊對抗惡勢力的故事真的很悲壯,但不知看完這個牡羊男的故事,大家會不會對「幹嘛這麼悲壯」跟「怎麼搞到這麼悲壯」產生質疑?


我只能說,真的很奇怪,他們生命中怎麼都那麼多「對抗」?是他們喜歡還是真的都該對抗呢?為什麼在他們有那麼多的惡勢力別人就沒有?是惡勢力來找他還是他自找?如果是自找又為何要這樣做因為自以為可以搞定嗎?這中間,實在有太多可以追問與探索的空間需要他們給大家答案。

牡羊啊,就是愛做自己吧。這時候,牡羊的關鍵字突然都很有意義了:我行我素﹑天真﹑自戀﹑自以為是、衝動﹑重義氣……


我相信,楊宗緯真的不是愛錢,當我看到他被公佈的條款竟然明文寫著不跟誰說話云云,我就知道他真的是個「天真爛漫」的人,也許他怕自己的夢想被傷害或被箝制吧,問題是就算恐懼,這怎好寫成文字?白紙黑字何等傷人,果然就被反噬了。他天真也就算了,那律師頭殼是也壞去了嗎?怎會任這樣的條款打出來而不幫他修飾?他幫朋友宣傳站台,對方經紀人應該也是懂規矩的人,為何會任「幫朋友的楊宗緯」違約?江湖道義上是朋友就該阻止他自我下去﹑保護他才是…。


我只能說,一切簡直就是連環爆炸一樣沒喘息地逐步將這只想唱歌的人毀了,基本宮需要人家對他敞開心胸,也許也該想想這過程中的處處防備是否也赤裸得傷人?若自己不願意卻一味要求別人,不也是一種自我?性格造成命運,莫此為甚。楊宗緯就這樣在半年內讓大家看了一齣戲,用他的夢想…呃,他是怎麼說的?「我賠上夢想,給大家當借鏡」…

 

好好好,好大的一個借鏡,我真的很想拍他腦袋一下,醒醒吧小子,演藝圈不欠你一面借鏡,你一定要用我們對你的欣賞來換嗎?


 

真的氣死人了啦

 

 

唐立淇 2007.9.7.地震中擱筆(天象大十字中,果然厲害)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sse080 的頭像
jesse080

唐立淇的星座部落格

jesse0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