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前世話題 

昨晚,趁著月亮雙魚的尾聲,我與網友們聊到關於「前世今生」的話題。之所以觸機帶這話題,原因是很有趣的。就我的星盤圖看來,雙魚位於我八宮,裡面有著土星、凱龍星,每到了月亮經過雙魚時就很容易觸動「深沈的潛意識與黑暗面」,也總讓我徹底感受到別人所給予我的評價(不論好壞),是我最佳的自我反省、療癒時機。這次更因為雙魚座「聚集了太多行星」,有木星、太陽、水星、天王星等,幾乎我有陽性行星通通出動,只差一顆火星就全部到齊,結果就是「我很積極地」檢視自己在別人心中地位、勇敢去面對逃避以久的事實、並對未來有了非常多的靈感(當然也會行動),這些,也都「指引」了我默默地了解了「來這世上一趟的意義與定位」,心中充滿了感動。除了心中那看不見的感動,我也會有「看得見的改變」,網站、部落格、噗浪、微博的經營,與未來為數位影音教學的籌備,在在使我熱血沸騰,希望大家拭目以待。

 

這一切都該感謝木星為我悲觀的土星灌注了強大的能量,雖然木星跑得飛快,但若是捕捉得到那乍現的靈光,一切就都值得了。對我而言,這就是木星的幸運了。有些網友問我:木星到雙魚身為雙魚的我為何還被裁員?不是應該很幸運嗎?我想,這個問題應該分兩個角度看:第一,你怎麼知道被裁員是不幸?第二:若你做得不好,被裁員又有什麼不對?你能跟老闆說「我有木星喔你不能裁我」嗎?木星又不是你的保鏢,它所給予的幸運,也需要你這個載具能充分承接才行吧?

 

話說遠了,回到前世今生吧。

 

我問大家,是否有這類的經驗與感悟?好像有種似曾相識、有種泫然欲泣、或有種電擊心臟的感受?我自己倒是有過一些經驗可以聊一下,以前曾找過靈媒、術士、算命,對這方面的話題興致勃勃,誰不是呢?在「有距離的安全情況下」幻想一下前世(反正幾乎無可考),聽聽美麗的故事、想像自己是落難格格其實還滿有益身心健康,而且,而且看人「能掰到什麼程度」也是件很有趣的事。

 

但他們口中的我的前世,總讓我覺得「是看著我的樣貌再靠靈感直覺」而來,有一位說我是「不男不女」中性希臘人、有一位說我是印度的一位占星師,後者雖是外國人但老婆是臺灣人,我懷疑他知道我是幹嘛的,所以這兩次經驗,比較無法說服我,於是較不予採信。 

 

比較特別的一次經驗是六年前,2004年一月,我參加了一個半自助的埃及旅行團,大大年初一出發,預計在埃及待上半個月,行程頗為緊湊深入。埃及,這是個行前讓人充滿各種浪漫幻想的地方,但真的到了當地,整個過程其實我都「很沒感覺」,那裡的空氣與衛生條件只讓人覺得髒、不夠進步、沙子多,路上的人們看起來也沒什麼智慧的樣子,難以想像他們金字塔建造者的後裔。對殘破的金字塔、木乃伊更是看到麻木、毫無感覺。百無聊賴的感受直到去了帝王谷那次奇遇才整個改觀。

 

 

 

這是初到埃及時的黑色勁裝。後方是階梯式的金字塔


 

 01吉沙金字塔+(...JPG

 

 

帝王谷,顧名思義是個集合許多埃及帝王的秘葬之谷,每一個不起眼的小洞口,鑽進去就是一座令人驚嘆的地下城堡。

 

就像要進遊樂園一樣,每個人都得買張門票才能入谷參觀,一張票可參觀三個陵墓,其他大型的墓室人非常多又擁擠,於是跟其中幾位較談得來的隊友決定先進冷門的小墓室參觀再說。

 

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,我鑽了進去,走不到三分之一,一種泫然欲泣的心情快速湧上,說不出那種感覺,就是一種很哀傷、很懷念、很多情緒的感受。兩行眼淚馬上掉下,然後流淚變成哭泣、哭泣變成抽噎,通道裡的所有人都轉頭看我,隊友也擔心地望著我,而「我本人」很不好意思,因為「我也被自己嚇到了」,心裡很驚慌,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不知道為什麼會哭,也不知道那陣心酸的感覺從何而來,而且「我本人」心情並沒有不好。

 

大哭得很惱人的我,只好在通道中央暫停腳步躲到一邊去,面對牆角小聲地「哭個盡興」,揮手請其他隊友繼續前進不用管我。忘記自己哭了多久,就這樣莫名其妙地一直哭著,像是要讓情緒發洩個夠。

 

而且那個哭是很奇特的經歷,就像一半的我在哭,一半的我卻很冷靜,「思考、觀察著我幹嘛哭」,前者沈溺在情緒裡,後者卻希望另一個我趕快哭完不然很丟臉,引人側目像個神經病。

 

終於哭到「告一段落」心情也較平靜,這才繼續往下走。說真的那時真的好奇極了,很想知道自己「到底是怎麼回事」?這種「像被附身似的經驗」若往下走就有答案,我當然要繼續往前。

 

通道往下抵達放棺廓的墓室,後面則是藏放陪葬品的藏寶室。雖然整個墓室寶物、棺木都被搬空,但棺廓還在,而且就橫在眼前,想進藏寶室就得繞棺廓半圈才能進入,然後再繞半圈才能出來。就得繞著它走一圈。

 

我的硬跟靴子走在石地上發出了咔咔響聲,又因為剛剛引人側目「被認出來」、雙眼紅腫,於是我頭低低的只想快速通過。

 

當時順著眾人腳步往前走的我手抱胸前,腳步也刻意規律(不想再給人「還很混亂」的印象),低著頭,走著。腳步聲在靜靜墓室中的咔、咔聲、耳邊人語的嗡嗡聲,繞著棺廓轉個彎的那個剎那忽然間我明白了,那個意念非常強烈,Deja Vue….我知道了,我.好.像.知.道.我.是.誰.了。

 

我「來過這裡」,且我「就是這個姿勢走著」、「是這個節奏的腳步」、嗡嗡聲是喃喃的經文,彼時我也懷抱著同樣沈重的心情,繞行過這裡。

 

對,就是這裡。

 

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,我是執行儀式的祭司,在我腦中清晰地浮現了「捧著經文、念念有辭、帶領儀式」的畫面,就這樣我明白了一切,為什麼哭、為什麼彷彿有許多記憶、為什麼心情百味雜陳,因為「我又回到這裡」了。

 

我又哭了,不過這次是默默掉淚、百感交集,隊友們沒多問,好像知道我正處於「被某種東西套住」的狀態沒打擾我,就讓我靜靜地掉淚。

 


 

說真的,那是個極之平凡、沒有看頭又非常之小的墓室,甚至欠缺皇室氣派,左看右看都很普通,實在不知道自己在「感動個什麼勁」(我那時還在掙扎,覺得「一定是自己太感動了」)。等我情緒恢復平靜,也就很快地順著眾人的腳步鑽了出去。

 

 

我這個人,說鐵齒也是很鐵齒啦,明明才遇到那麼怪異的事情,一出了墓穴見到陽光,就跟自己說「這一切一定是我的幻想」,我不喜歡混亂,也不喜歡怪力亂神,一定是第一次踏進帝王谷的新鮮感,加上文藝腔的少年多愁使然,才會被幻覺弄得不分青紅皂白先哭一頓。照這樣看,說不定,等一下見到更壯麗的墓室,我會感動得哭更大聲,一定是這樣。

 

我特地挑了兩個很著名的去參觀:圖坦卡門、拉美西斯六世夠傳奇了吧?但他們的墓室我「一滴眼淚都沒掉」,還很有興致地問東問西、亂開玩笑。隊友們看我恢復笑容,才敢探問「剛剛是怎麼回事」?我只好戲謔地說:搞不好有一世,我是埃及人喔,隊友是大笑說:「的確有像喔」

 

 

這是遊帝王谷時留影。已經穿上當地的沙龍,入境隨俗啦 


 

 13帝王谷+(90...JPG

 

 

 

令人稱奇的是我「非常有埃及人緣」,走在任何地方都會有人回頭看我並指指點點(其實是很莫名其妙的,差點想問導遊開運是不是紅到埃及去了?)。那種受歡迎絕不是幻覺,是有「事實佐證」的。如導遊偷偷跟我說,隨車警察非常喜歡我想合照一張(只有找我喔~)。也戲謔地觀察說「我是埃及人的菜」,因為在某景點她「親耳聽到路旁一群埃及男在討論我」。參觀神廟時遇到當地學生校外教學,二十多人指派了其中一位靦腆地靠過來,比手畫腳要求我「與他們全體同學合照一張」。還有位配備專業的攝影師,希望我成為他神廟紀錄片的模特兒,還磨蹭了好一會兒。更離譜的是馬車夫,竟吹噓他在家鄉很有錢,願意用二十匹駱駝當聘金娶我回家,整個荒謬情境非常……詭異且無法消受。

 

凡此種種奇遇,都是我這平凡女孩「一輩子沒享受過的待遇」,好像成了「埃及林志玲」似的,差點沒嚇死。但說真的,也真是有趣極了,想想真該再找個時候去一趟,看看能否恢復一下自信。哈哈

 

其實,直到現在想起那段墓室內的奇特遭遇,我還會想「去否定它」,感覺雖然奇異,但還是沒找到原因。

 

但其實又很難去否定,因為當時心境回想起來還是那麼真切、令人鼻酸。看不見的悲傷雖然無形,卻依然是悲傷。所以,我「原則上同意」那應該是我的某一個前世了吧?正因如此,所以今生會談論占星、會想帶領大家面對心靈,也就還算合理了。 

 

 

 

現在,就將兩張星圖拿來超級比一比吧

 

2004.1.25埃及上午10時星圖


 2004125_1.jpg

  

1.木星合相冥王(我的日主&四宮守護),冥王也與深沈的內在、轉化、重生有關,且位於二宮,不管是對我個人的實質,或是我「深沈的、靈魂的記憶」,都受到木星的開啟 

 

2.木星亦合相天王(七宮守護),難怪彼時我的桃花運如此之盛、之怪異啊 

 

3.木星對分凱龍:我的凱龍位於八宮(又是一個冥王暗示),對分則可以說明這次事件為何「突如其來」令人措手不及。

 

4.旅途中金星行經土星,對我向來的自卑,給予了美化、友善的加分

 

5.月亮剛好經過凱龍星,整個蓄勢待發的盤勢於是「在那個時刻」整個被觸發,不早也不晚。而那個時刻正是我們參觀帝王谷的時候。

 

 


 

昨晚2010.3.16凌晨「動心起念談此奇遇」星圖

2010316_1.jpg 
 

 

 

1.木星在八宮四分水星六年後,木星來到處女的對面雙魚,直接開啟八宮(六年剛好是循環的一半、旅途的中點)。四分水星則促使我「說它、寫它」 

 

2.流運日、水、天合相在我八宮尾端:使我的反思或創意都直接與網路有關

 

3.月、日合相:這是月亮週期的盡頭,更別說是月雙魚的尾聲,學過占星的人都知道,雙魚正是一個與前世、潛意識密切相關的星座,而在月光將滅的最後時刻,幽微的記憶藉著太陽、水星、天王星一連串的觸發而活躍、浮現,並被披露成文字,發表在網路。

 

4.月亮再度觸動土星、凱龍星,是觸成談論此話題的重要原因。我先是陷入悲觀思緒中,繼而開始清除記憶中的灰暗面,繼而被觸動這「遙遠的記憶」

 

 

 

 

至於那個墓室的主人是誰,當然我有鄭而重之地抄錄下來,只是當時抄錄在pda中,而這個電子產品在某次修繕中資料整個逸失,因此也不復記憶了。那次的修繕失誤使「之前六年內所有記錄」全化為烏有(又是六年),雖然心痛極了但也無法挽回,只能阿Q地想,也許是「上帝要我忘了那六年的事」,所以安排我一次把六年的日記記錄都掉光吧?

噗浪原文連結
http://www.plurk.com/p/46mydk
 


 

唐立淇2010.3.16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sse080 的頭像
jesse080

唐立淇的星座部落格

jesse0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